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0.07.31.

 

猶記得,高中畢業之後第一次出國觀光,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看到什麼東西都大驚小怪,歡喜讚歎,「樣樣都是好的」。手裡捧著傻瓜相機,一輛時髦跑車可以拍半打照片,碰到海灘夕陽更是從頭到尾拍了十四張,結果被家人罵為「鄉下老鼠」,自己也覺得好笑。

當時最讓我目眩神馳的新奇事物之一是所謂的音樂視頻 (music video),以 MTV 頻道最為著名,讓我在電視機前面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儘管英文歌詞有聽沒有懂,但那些五光十色、多采多姿、充滿創意與魅力的影像和敘事手法就足以讓我魂不守舍了。

在那制式教育出身而孤陋寡聞卻自以為志向遠大、前途無量的年代裡,讓我感到最震撼的音樂視頻之一是邦喬飛 (Jon Bon Jovi) 的《榮耀之光》(Blaze of Glory)。這首歌是邦喬飛的成名作(和後來的邦喬飛樂團無關),也是電影 Young Guns II 的主打歌。(有趣的是,Young Guns 到了華語世界就成了「少壯屠龍陣」、「年輕(或青春)槍手」、「西部小教父」、乃至於看似英雄卻不知所云的「龍威虎膽」,著實讓人難以領教。當年的一代就喜歡給引進的英文電影和電視影集取這些龍啊虎啊的威武名字,像「百戰天龍」 (MacGyver)、「天龍特攻隊」(The A-Team) 和「虎膽妙算」(Mission: Impossible) 就是很好的例子。)

我還沒有看過 Young Guns 這部電影,但在《榮耀之光》音樂視頻中,約略可見當年縱橫美國西部的「比利小子」(Billy the Kid) 英姿。我喜歡視頻中的壯麗峽谷,懸崖峭壁,穿插電影中各個英雄的奮不顧身,拳腳槍戰,馬蹄風沙,讓人看得熱血奔騰。最難忘懷的是視頻中的邦喬飛身後的巨型銀幕播放著電影,到最後電影出現火燒荒野小鎮的鏡頭,那火光熊熊,竟然連銀幕也燒了起來,飛躍的火苗在暮色中有著激越,也有幾許悲涼和滄桑。想到當年的「比利小子」亨利.麥卡提 (Henry McCarty) 終於身死伏法的時候才二十一歲,不禁覺得他是個令人同情的角色。

如今,在南半球的七月末想到《榮耀之光》這首歌,儘管在深冬讓人冷得發抖的日子裡,心裡也不免有一絲暖意。我想到的是好故事的感染力量,就像那從銀幕裡燒到銀幕外的大火,足以透過虛構的呈現而影響現實,讓人悠然神往。故事說得好,就成了傳奇,甚至升格成為歷史或神話。但無論是故事、傳奇、歷史或神話,都以人為出發點,也只有落實於生命、為生命服務、用或悲或喜或感嘆或諷喻的手法而凸顯人生真善美的故事,才是值得傳世的好故事。或許,這便是創作者應有的理想?

我想到《榮耀之光》的最後兩句歌詞:「我已把人生活得充實,少年的死一如完人。對子彈無所畏懼,寧可立定腳跟做最後的抗爭。」(I’ve lived life to the fullest. Let this boy die like a man. Staring down a bullet, let me make my final stand.) 我不惋惜青春的逝去,只希望自己也能把日子過得充實而有意義。

祝大家都能活出屬於自己的傳奇。請參考邦喬飛的《榮耀之光》官方視頻

 

Previous Older Entries Next Newer Ent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