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鐘》裡的一段話 (A paragraph from The Toll @NealShusterman)

 

最近讀完了美國暢銷作家 Neal Shusterman 的 The Toll (2019),這是他的 Arc of a Scythe 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第一部 Scythe 出版於 2016 年,第二部 Thunderhead 出版於 2018 年)。

這三部曲是我所讀過最精彩的小說之一,雖然說是寫給年輕讀者的作品 (young adults),特別是第一部的兩位主角都是少年,但從第二部開始把格局拉大,內容精闢而充滿哲理,觀察和敘寫手法獨到,特別是對於科技和宗教的剖析,頗值得成年讀者細讀深思。老實說,這也是我喜歡閱讀少年小說的最主要原因:優秀的少年小說不但能開闊成年讀者的視野,更能挑戰我們思索許多從來不曾有機會體驗、或曾經領略卻早已在時間和成長的磨鍊過程中遺留或遺忘的道理。

The Toll 第二十七章 Tenkamenin’s Pleasure Dome、第 308 和 309 頁有這樣一段話:

“A successful lie is not fueled by the liar; it is feuled by the willingness of the listener to believe. You can’t expose a lie without first shattering the will to believe it. That is why leading people to the truth is so much more difficult than merely telling them.”

我試著將之翻譯如下:「成功的謊言,其之所以有效不在於說謊者,而在於聽的人願意相信。要揭發謊言,必得先粉碎那聽信的意願。故此,要讓人接受真相,遠比直接表露真相要來得困難。」

這段話讓我深思良久,特別是在這所謂的「後真相」時代 (post-truth)。正因為我們習慣於接觸和自己相同或相近的觀點,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汲取資訊時常會傾向於避免和自己相異或有所牴觸的觀點。這樣做的危險是,特別在網路一類的大眾媒體上,我們得以選擇接觸自己喜歡或習慣的報導或評論,而摒除自己厭憎或感到陌生的話題,久而久之,我們的觀點和心胸都會變得狹窄,因而容易受到特定言論的影響。我們接觸的不再是真相,而是對於所謂「真相」的各種正面或負面版本的展現和詮釋。尤有甚者,我們追求的不再是真相,而是自己習慣或喜歡的那種對於「真相」的展現和詮釋。

因此,在這種「後真相」時代中,我們特別需要強迫自己接觸各種不同的觀點。這種強迫需要的出發點在於:對於真相的基本信心,以及對於專業人士有資格、有能力、也有管道出於公正客觀的立場而報導或評論真相的基本信任。有了這種基本信心和信任,我們就能相信這社會、這世界依然能順利運作,就像每天必定有日出日落那樣自然。

反之,如果沒有這種基本信心和信任,我們就容易對專業人士產生懷疑,繼而否定他們致力於追求和表露真相的立場。無論是自然氣候變遷的論辯,或是對於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方方面面的觀察和剖析,當前的我們都逐漸陷溺在這種各說各話、自求多福的局面之中,因為懶得去追索真相,去比較關於真相的各種報導和詮釋,而採取坐井觀天的偏頗立場,只聽信自己喜歡或習慣的那種說法。

然而,就因為我們習慣了這一切,我們就得相信這真是我們所要的嗎?

我不認為如此。我相信,「後真相」時代終有沒落的一天。我們對於專業人士的信心和信任終究不會磨滅,而有復甦和復興的一天。我們也期許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專業,保持客觀,保持眼光的雪亮和心靈的澄澈,即便我們只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備註:Scythe 三部曲目前已經有了繁體中文版本,由陳錦慧翻譯,博識圖書出版,名喚「殺戒三部曲」,第一部 Scythe 名為「刈鐮」(2019 年 5 月),第二部 Thunderhead 名為「雷雲」(2019 年 6 月),第三部 The Toll 名為「玄鐘」(2020 年 10 月),在此鄭重推薦給讀者。

又註:《玄鐘》裡的這段話,上文採用的是我自己的翻譯,和三部曲繁體中文版本的翻譯必定有所不同,請讀者惠察。

再註:原載於 Medium(請見這裡),2021 年 2 月 13 日

 

 

Previous Older Entries

<span>%d</span>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