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不出戶的歌與夢 2021.01.27.

 

每次去花園東摸摸、西弄弄,總是會想到《蘭花草》這首歌。仔細想來,這大概是我所知的極少數中文歌曲中,唯一提到園藝的作品了。有趣的是,為了確定歌詞沒記錯,上網查詢的結果竟然是:這首歌是胡適先生作的詞!當下真是肅然起敬啊。

向來喜歡胡適先生的《老鴉》,總是心有戚戚焉,再怎麼舞文弄墨也不能「呢呢喃喃討人家的歡喜」,所以當然也無法「賺一把小米」。但是這首《蘭花草》原本是胡適先生於 1921 年創作的新詩,題為「希望」,後來被陳賢德、張弼譜成曲,略微修改了詞句,並由銀霞、包美聖、劉文正等歌手於 1979 年唱紅了半邊天,至今依然是傳頌不已。我在此提到這首歌,多少也是希望能沾點光吧。

老實說,自從 2020 年三月以來,我所住的國家和城市幾乎是人人足不出戶,大家都在「閉關家中坐」的過程中對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進行省思。有人發現自己其實不必兢兢業業地朝九晚五,特別是不必打卡上班也能完成自己的業務,透過網路把事業經營得井井有條。有人發現自己其實有其他的天賦和興趣,豁然開朗之餘不免辭了工作,另起爐灶,果然也開創出一片新天新地。還有人實在是百無聊賴而不甘寂寞,於是奉獻自己的熱情和愛心,以志工的身份服務鄰里,照顧街坊鄰居,「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直接間接使整個社會朝「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大同目標邁進了一步,實在是讓人敬仰。

至於我這種既無天賦又無才幹的小人物,只能心驚膽跳地宅在家裡,用元朝詩人翁森的「讀書之樂樂何如」來騙自己是個「有理想,有抱負的中年」,真要出門也只能去前後院,看到「綠滿窗前草不除」的時候又怨嘆自己連「齊家」這種基本小事都做不好,遑論「治國」和「平天下」了。那,怎麼辦吶?

動手呀!於是除了草,買了最便宜的木頭,找到幾個生銹的釘子,找出榔頭和鐵鏟,就這樣敲敲打打翻翻攪攪,弄了個小菜圃,種點四季豆、蘿蔔、青蔥、番茄,聊勝於無。轉眼看到旁邊一塊草地的邊緣似乎有點肥土,約莫可以種點花,想到自己的筆名,這就來培育向日葵吧。好不容易種子發芽,在百般呵護之下長到兩尺高,歡歡喜喜地移植到園中,插根枯樹枝讓她立正站好,就等開花啦。沒想到聖誕節來了一大堆人,都在慶祝我所住的城市在一百二十多天的苦幹實幹、眾志成城之後克服了疫情,大吃大喝之餘當然要照相留念啊,前呼後擁地去了花園,等我洗好碗出去,那向日葵已然在眾人腳下被踩得稀巴爛了。欲哭無淚啊⋯⋯

不打緊。人嘛,要像《小草》:「大風起,把頭搖一搖,風停了,又挺直腰。大雨來,彎著背讓雨澆,雨停了,抬起頭,站直腳。」被人踩在腳下有什麼關係?只要我還有一絲綠意,還有一葉尚存,就「立志要長高」。於是把向日葵扶起,再插根枯枝讓她頂天立地,眼看她恢復了活力,每天都在「變胖又變高」,真是連晚上做夢都會開心地笑出來。

等啊等啊,向日葵終於開花了。在此把今年的第一朵向日葵花獻給所有的文友,祝大家在這新的一年裡健康如意,順遂平安,大家都能堅持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夢想,直至成功。

請參考溫柔細緻的《蘭花草》和神采飛揚的《小草》兩首歌。(咳,都有一把年歲了⋯⋯)

 

Previous Older Entries Next Newer Entries

%d bloggers like this: